光棍儿

光棍儿

用肉桂以大热其命门,则肾内之阴寒自散,以火拈火,而龙雷收藏于顷刻,有不知其然而然之神。人一见用人参以祛邪,辄惊骇不已,宜乎医生之不敢用,往往轻变重,而不可救。

人见用元参不能降火,谁知是少用元参,不能以益水耶。 元参得肉桂,乃阴易生;肉桂得元参,乃阳又易长。

不用香附、柴胡、白芍、川芎之解郁,而遽投山栀子以泻火,则火不能散,而郁气更结矣。或问川芎散气是真,何以补血药必须用之,岂散气即生血乎?

气不复,艰于生气耳。余曰∶急服乌梅则可乃服之而安。

肾泻,乃命门无火以生脾土,至五更亥子之时,正肾气正令之会,肾火衰微,何能生土,所以作泻。余犹记在襄武先辈徐叔岩,闻余论医,阴虚者宜用六味地黄汤,阳虚者宜用补中益气汤。

至于不可为君臣,而只可充使者,则彼此同之也。黄柏泻火而不补水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