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一色

清一色

况入之人参、菖蒲之中乎?用补阴之药以治痢,则实无不宜也。

加入茯苓下行于膀胱,则火随水走,其势自顺,既能消痰,又能降火,何至肺气之壅塞乎。其症初犹不觉,久之水之精华,变为混浊,遂成痰饮,团聚于呼吸难到之处而上涌矣。

且肺主皮毛,肺气少虚,风寒袭之,因肺中正气与邪气相战,寒变热而风变邪,肺因生火,自烁其津,肺与大肠既相唇齿,肺之津涸,大肠之液亦竭矣。且大肠阴绝,仍绝于肾耳,故肾脱而大肠亦脱,惟救其肾绝而已。

况有枳实、山楂之类,原能攻逐乎。似乎治伤寒可单治风而无难,痉病宜兼治湿热而不易也。

 二剂而膀胱利,四剂而黄色轻,八剂全愈。开胃土之壅,而膀胱小肠之水道自通。

人身之阳气,入于阴之中,阴与祟之阴相合,则同气相得,祟不禁焉,反得遂其善战之欢,及至精泄阳气奔出,纯阴无阳又复作痛矣。迨忍之又忍至不可忍,而咳嗽涎沫浊唾虽出,而火无水养。

Leave a Reply